丁女士與常鎧霖的微信對話
丁女士所說的事發房間,已收拾整齊

今晨,丁女士與民警來到大興區仁和醫院,醫生提取了丁女士體內的DNA樣本並抽血化驗
  今日上午,一女子指稱,她昨晚在大興區科苑路甲18號一書畫院內參加聚會後被特型演員常鎧霖強暴。今天上午,《法制晚報》記者瞭解到,目前警方已經介入,事件仍在調查中。
  女子自曝 參加聚會酒後被強暴
  “剛吃完飯,我去了個衛生間,出來後就被他抱住了。”今天上午,在大興區仁和醫院,28歲的丁女士向記者講述了事發經過。
  丁女士是房山人,從小就喜歡書畫,在去年冬天朝陽區觀音堂舉辦的一次書法筆會上,她認識了有相同愛好的常鎧霖,“他告訴我自己是特型演員,在很多電影中演過角色,我們互相留了微信號。”
  在她的心目中,常鎧霖50來歲,中等身材,濃眉大眼,書法寫得不錯,在圈內小有名氣。她稱和常鎧霖偶爾通過微信聯繫,都是談論和藝術有關的事。
  一周前,北京天璽書畫院的王院長聯繫上她,希望她和常鎧霖能一起在書畫院聚個餐,討論一下書畫。“書畫同好者一起聚會並不少見。”丁女士說,她沒有多想,欣然應允赴約。
  昨天下午4點多,她開車從方莊橋附近接到常鎧霖後,一同趕往位於大興區西紅門科苑路甲18號的北京天璽書畫院。
  “從晚上7點多開始,一直到晚上9點多,我們三個人都喝了酒。”丁女士說,自己喝了大概4兩五糧液,王院長和常鎧霖喝的酒量也大約相等。常鎧霖告訴她,他的酒量喝一斤白酒問題不大。
  喝酒是在書畫院的院子里進行,喝到晚上9點40分左右,她起身到緊挨大門的衛生間如廁,“出衛生間門的時候,常鎧霖就在門口等著我。他把我帶到了緊挨衛生間的一個卧室內。”
  據丁女士回憶,當時自己一直在大喊救命,希望對方趕緊住手,“沒有人來救我,他很快就脫掉了我的衣服……整個過程持續了約20分鐘。之後,他拿出手機在不停地拍我的裸照。”
  事發之後,丁女士立即將此事告訴了兩個朋友,在他們的建議下,昨晚10時,她選擇了報警。
  現場回訪 事發房間整齊疑被人整理過
  早上7時30分,根據丁女士的描述,記者來到大興區西紅門鎮科苑路甲18號的事發現場——北京天璽書畫院。剛一進院,一條大狗就狂吠不已。一名值班人員說,昨晚書畫院的王院長確實和朋友在院內喝酒吃飯,但沒有聽說女子被強暴一事。“院長今天是否過來,我也不清楚。”這名值班工作人員表示。
  丁女士所說的事發現場位於院門口,在一個珠簾垂下的房間內,分別有男女兩個各五六平方米的衛生間,緊挨著衛生間的另一間房,是一個十多平方米的卧室,裡面有簡單的沙發、床鋪等物品,看起來比較整潔。
  “錄完口供後,我帶著警察去現場,這裡已經被收拾得乾乾凈凈的。”丁女士說,當時這間屋子裡有一套被褥,還有兩個枕頭,再去的時候,床上就變成了一套被褥一個枕頭,重要證據——自己丟在房間內的內褲也不見了,“懷疑房間被人整理過了”。
  上午追訪 提取DNA樣本警方介入調查
  在大興區團河派出所錄完口供後,丁女士和朋友與兩名民警一起來到大興區仁和醫院,今晨6時許,醫生提取了當事人體內的DNA樣本,還對丁女士進行抽血化驗。民警孫先生說,目前大興分局刑偵部門已經介入調查此事。
  上午,記者瞭解到,警方已介入,目前還在進一步調查中。
  旁觀者:說不清他們之間的事
  記者在網上搜索發現,丁女士口中的特型演員常鎧霖有多個身份,在人民美術網上,他被介紹為“著名錶演藝術家、書法家、北京天璽書畫院藝術顧問”常鎧霖。在其騰訊微博上,能見到他與田華等老藝術家的合影。
  事發地位於北京天璽書畫院內,畫院王院長昨晚也參與了聚會,上午他告訴法晚記者,“院長”一職,是喜歡書法的朋友們叫著玩的,自己只是業餘時間寫寫字。常鎧霖偶爾會到書畫院來交流,對他的為人並不是太瞭解,至於常鎧霖藝術顧問一職,是書畫院為了達到名人效應擴大影響而設立的。他們和丁女士之間,也是通過一次筆會認識的。
  “他們(常鎧霖和丁女士)前幾天相約一起來畫院吃飯,我就隨口答應下來了。來的時候,是女的開車接著常鎧霖,一起到達畫院。”王院長說,對於丁女士所說的“強暴”一事,“我也說不清他們之間發生的事,出事之後女的又報警了。”
  文/夜線報道組
  攝/記者洪煜
(編輯:SN089)
創作者介紹

啤酒女郎

ak03akbtc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